荔枝app经验升级

我一聽頓時一拍腦袋道:“對啊!我怎麼將馬小毛忘瞭呢?這裝神弄鬼也有他的份,搞不好那馬小毛和老道士就是一夥的,我們現在就去找他問個清楚,”

九歲紅一聽就笑道:“好像開竅瞭嘛!我再考考你,你知道馬小毛住什麼地方嗎?”

我略一思索,說道:“那小胡子和馬小毛是姨兄弟,兩傢應該不是太遠,小胡子加住在大禿頂子,馬小毛應該也在那一片。”

九歲紅連連點頭道:“不錯不錯,腦子又回傢瞭,不過,大禿頂子可不小,現在天也黑瞭,咱們現在去可不是時候,所以呢,還是按我說的做,先找個賓館好好休息一夜,明天打個車到大禿頂子,馬小毛這麼有名,地址肯定好打聽。”

我點瞭點頭,自己剛才確實有點急躁瞭,就同意先休息一夜瞭,九歲紅一聽頓時樂瞭,先打瞭個車去逛瞭會街,我發現女人是種奇怪的生物,明明剛才九歲紅說她已經很累瞭,可一逛起街來,頓時渾身都是勁。

兩人從裡到外各買瞭一套衣服,這才找個瞭賓館住下,洗瞭個熱水澡,美美的睡瞭一覺,第二天一大早就打瞭個車,直奔大禿頂子。

出租車司機是個四十來歲的東北大哥,有著東北人特有的熱情和豪爽,沒一會已經聊的熱絡瞭,我就問道:“大哥,大禿頂子有個馬小毛,你可知道?”

那司機大哥一聽就笑道:“當然知道,馬小毛這麼有名,誰不知道啊!怎麼?兩位是去找馬小毛?是傢裡人遇到什麼邪門事情瞭還是選宅子看風水啊?”

我一聽有戲,當下順著話道:“是啊!傢裡人遇到瞭點事情,醫院都看遍瞭看不好,這不聽說馬小毛還滿靈的,就來試試看瞭。”

那司機大哥笑道:“這你可找對人瞭,我跟你講,這馬小毛確實神奇,我閨女四歲時,嚇掉瞭魂,一開始不知道啊,醫院跑瞭好多次,白天和好人一樣,一到晚上就發燒,後來聽老人說是嚇掉魂瞭,而且時間太久,一般人叫不回來瞭,就去找瞭馬小毛,結果人傢就點瞭三柱香,用塊佈往孩子頭上一蓋,再掀開就好瞭,再也沒任何異常瞭,你說神不神?”

我心中不以為然,小孩子嚇掉魂的事,實際上算不瞭什麼大事,在我們農村,一般小孩子嚇掉瞭魂,都是父母隨便叫叫就好瞭,但臉上卻沒流露出來,反而故意裝作驚奇的樣子來,問道:“真這麼神奇?那如果傢裡人惹上瞭狐貍,他能治不?”

那司機大哥轉頭看瞭我一眼,說道:“這個我就不清楚瞭,怎麼?傢裡人惹到這玩意瞭?這玩意可邪性的很。”

我點瞭點頭道:“是啊!就是太邪性瞭,所以才找來這瞭嘛!”

那司機大哥又看瞭我一眼,說道:“你也不用急,對馬小毛來說,應該不是啥大問題,以前我們哈爾濱有個姑娘做夜場的,就是惹到瞭狐大仙,後來就是馬小毛出手給治好瞭的。”

我正想再套點什麼關於馬小毛的消息來,九歲紅已經接話道:“怎麼回事?怎麼回事?做夜場的怎麼會惹到狐大仙呢?大哥給講講。”

我瞟瞭一眼九歲紅,這妮子分明是好奇心被勾起來瞭,竟然打聽起故事來。那大哥也是爽快人,開車也無聊,當下就講瞭起來。

姑娘叫小萱,年紀不大,是個貪慕虛榮的女孩子,不然怎麼可能去做夜場呢!但是人長的漂亮,又有眼力價,嘴甜人美的,很受歡迎,是某個夜場的頭牌。

一天夜場裡來瞭個美少年,也就二十來歲,人美的邪乎,比大姑娘都水靈,穿戴都十分得體,一個人開瞭個包間,點瞭兩瓶好酒,領班一看是個有錢的主,就帶瞭兩個小姐進去打招呼,結果人傢就抬頭看瞭一眼,就一伸手,丟瞭一沓錢在茶幾上,來瞭一句:“換!”

領班就怕你不要,隻要你肯點小姐,肯定換到你滿意為止,何況人傢有錢,當下就換瞭兩個,結果美少年還是不滿意,接連換瞭三四批,都沒入那美少年的眼,最後沒辦法瞭,將小萱從別的包間裡給調瞭過來。

那美少年一看見小萱,就滿意瞭,直接將那一沓錢給瞭領班做小費,那一沓可是一萬塊,小萱一見,也兩眼冒光,知道自己可能要小發一筆瞭,而且這美少年俊美的出奇,這種貨色就算倒貼錢都不虧心,何況出手還這麼大方,當下更是柔情似水,將那美少年哄的開心不已,兩人喝瞭會酒,那美少年就要帶小萱走,小萱當然明白這是要做什麼,就和領班打瞭個招呼,跟著少年走瞭。

兩人一出門,就看見一輛賓利開瞭過來,司機是個面色蒼白的年輕男子,還穿著長衫,帶著瓜皮小帽,看著十分滑稽,美少年上前打開車門,小萱一看車都是賓利,十足款爺無疑,更是開心,至於司機就無所謂瞭,反正陪的也不是司機,上瞭車就問道:“我們去哪傢賓館?我聽說XX大酒店有個超豪華大房,房間裡面帶遊泳池的,人傢還沒見識過呢?”

那美少年卻一搖頭道:“不行,人間的床鋪污穢氣太重瞭,你還是跟我回傢吧!你想遊泳的話,我傢也有。”

小萱一聽,傢裡還有遊泳池,這是豪啊!至於美少年說話奇怪,也沒往心裡去,當下就同意瞭,司機直接開瞭車,一直出瞭城區。一出城區,小萱又問道:“我們這是要去哪啊?怎麼都開出城瞭啊?”

那美少年笑道:“城裡怎麼住?整天烏煙瘴氣的,我住的地方,山清水秀是第一要求,你放心好瞭,天不亮我就讓司機送你回來。”小萱一聽還送回來,也就沒多說什麼。

車子一直開,一直開到瞭大禿頂子!

就在小萱開始懷疑自己遇到人販子的時候,前方忽然一片燈火通明,山腳下一座大房子,青磚碧瓦,挑簷飛梁,門前八根朱紅的柱子,兩扇銅釘紅木大門,看上去那叫個氣派,絕對不是一般小別墅可比的。

兩人下瞭車,那美少年帶著小萱進瞭門,裡面是個超大的院子,院子裡好多人,有男有女,男的俊女的艷,一見那美少年紛紛打招呼,一開口竟然叫那美少年為爺爺,而那美少年竟然也毫不客氣的點頭答應,這讓小萱心裡憋笑瞭好一會。

進瞭房後,小萱溫柔無限,使出渾身解數服侍那美少年,而那美少年床底之間也十分厲害,要瞭小萱三次,直將小萱整的欲仙欲死,一雙腿都軟瞭,那美少年才讓她穿上衣服,給瞭她整整十萬,讓司機送她回去。

要依小萱是不想走的,自己被那美少年三次折騰的已經渾身軟弱無力,睡一覺再離開多好,可那美少年卻不同意,並且說道:“現在你必須離開,我這裡隻能夜裡來,天一亮被人發現瞭,對我十分不利,等到以後我娶瞭你,你就可以留在這裡瞭。”

小萱一聽,敢情這人可能是個小鮮肉明星,怪不得長的這麼俊,明星肯定不敢讓人知道帶女人回來過夜瞭,至於娶她的話,可能隻是說笑罷瞭,當下也就隻好離開瞭。

在路上小萱十分開心,畢竟陪一個美少年睡瞭三次,就賺瞭十萬,這可是美差,平時陪那些猥瑣大叔或者老頭子,都惡心的不行,還賺不瞭多少,就有點小興奮,不停的和那司機說話,可那司機嘴上就像貼瞭封條一樣,一個字都不肯回答,小萱鬧瞭個無趣,也就閉嘴瞭。

到傢的時候,已經凌晨四點瞭,小萱工作瞭半夜,又被那美少年折騰瞭三次,已經十分疲倦,澡也沒洗,直接抱著十萬塊錢躺床上就睡瞭,還做瞭個美夢,夢見那美少年真娶瞭她,她成瞭那棟房子裡的闊太太,穿金戴銀,好不得意。

美夢正酣時,忽然一陣手機鈴聲將小萱吵醒瞭,小萱睡眼迷蒙的拿過手機一看,是領班的電話,看看窗外,已經是正午時分瞭,嘴裡嘟囔瞭一句,接通電話道:“現在又不是上班時間,找我幹啥?”

電話裡傳來領班焦急還帶著恐懼的聲音:“小萱,你在哪呢?人怎麼樣?沒事吧!”

小萱嘖瞭一聲道:“能有什麼事?無非是陪客人睡瞭一覺,又不能少塊肉,再說瞭,人傢可是給錢瞭的。”

一提到錢,小萱來精神瞭,緊接著說瞭一句:“對瞭,你猜昨夜那帥哥給瞭我多少錢?十萬啊!整整十萬!”

剛說到這裡,領班已經疾聲喊道:“快醒醒吧!你看看那錢有沒有問題?”

小萱昨夜回來時,錢就抱在懷裡睡的,現在全在被窩裡,也不疑有它,隻當是領班提醒她別收到假錢,還笑道:“不可能的,人傢可有錢瞭,那房子大的,一般小公園都沒人傢院子大。”

話是這麼說,但還是伸手從被窩裡將錢拿瞭一沓出來,招眼一看,頓時愣住瞭,自己手裡拿的一沓,錢倒確實是錢,隻是根本就不是人用的,而是一沓冥幣,上面的頭像是閻羅王,中國天地銀行的!

詭行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