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是蘑菇头表情包软件app

  

有的時候,也不知道老天爺是不是故意想捉弄人,往往正室想個孩子,努力得要死要活,卻遲遲不見肚子有動靜,而外面的野花野草,很多時候,隻需要一次,就播種成功瞭,這種事情,雖說是在小說和電視劇出現得最多,可現實生活中,向筱楌也是見過的。

她想,不管秦煒晟昨晚是不是清醒的,他和楊初淺曾在一張床上,他們曾……想到馬玉梅給她發來的視頻裡的內容,向筱楌便覺得一陣惡心。

光是這個道坎兒,她就覺得自己可能要費很大勁兒才能邁過去,(當然,前提是她決定瞭要邁的話。)如果楊初淺昨晚真的中招瞭,向筱楌想,那她連嘗試著去跨進這道坎兒都不用瞭……

“秦煒晟,如果楊初淺懷孕瞭,那咱倆之間,就玩完瞭。”

眼前的局勢,就是用膝蓋想都知道,如果楊初淺懷孕瞭,馬玉梅一定會借題發揮,非把她硬塞給秦煒晟不可。

在一夫一妻的今天,楊初淺進瞭秦傢,那還有自己的位置?

和楊初淺爭寵?

她不想,也不屑於做這樣的事情!

“不會的!”剎那間,秦煒晟的臉色陰鷙得可怖,聲音驟然間拔高瞭,“不會的!永遠不會的!”

向筱楌不知道他是在承諾楊初淺不會懷孕的,還是在承諾,他倆之間不會玩完的。

“一次中招的機率雖然不高,但不是沒……”

想瞭想,她把他的承諾歸結於前者,正說著呢,卻被秦煒晟突然一把扯進懷裡,“不會的!她不可能會有我的孩子的!”

他的孩子,隻有懷裡的人兒才有資格生!

“小傢夥,你先不要胡思亂想,先聽我解釋,行嗎?”他低下頭來,在她耳邊,輕聲乞求道,“我答應過你,等事情結束瞭,就把所有的真相都告訴你的。”

隻是,他是真沒想到,等事情結束瞭,給他留下的結果卻不是預期的那樣……

向筱楌靜靜地推開他的手,起身,把自己用過的盤子杯子泡裡洗菜盆裡,然後轉頭,對秦煒晟說道,“去客廳吧。”

到瞭客廳,男人自然還想挨著她的身邊蹭過去坐著,被向筱楌一記狠厲警告的眼神瞪過來,秦煒晟摸摸鼻子,暫時委屈巴巴地挪瞭挪屁股,坐到向筱楌對面去,開始把事情的始末給她講清楚。

事情其實很簡單,自從馬國回來之後,馬玉梅礙於秦煒晟的壓力之下,是真的不敢再找向筱楌的麻煩,可是,她不敢再找向筱楌的麻煩,不代表她從此就認同瞭向筱楌這個兒媳婦,相反,因為秦煒晟如此這般護著向筱楌,馬玉梅越發覺得,這樣下去,自己辛辛苦苦生下來的兒子,真的就要被向筱楌這個上不瞭臺面的鄉下丫頭給完全霸去瞭。

向筱楌要是個跟秦傢門當戶對的豪門千金,她也就忍瞭,至少走出去,一提起兒媳婦,在別人艷羨的目光裡,自己臉上也能有點兒光。

可是,她向筱楌不是個豪門千金啊!一個鄉下來的野丫頭,就想這樣完全霸住她含辛如苦養大的兒子?做夢!

而且,她也擔心,自己現在已經被徹底掃出秦傢瞭,如果秦煒晟一心撲在向筱楌身上,將來哪還有精力和時間來管她?

越想,馬玉梅就越怕秦煒晟會因為向筱楌而拋棄瞭她,於是,她越發覺得楊初淺是她再滿意不過,再適合不過的兒媳婦瞭,一來,秦煒晟並不愛楊初淺,所以也不存在著等著他們結婚之後,就會拋棄自己的可能性;二來,楊初淺很聽自己的話,且各個方面都很符合自己的心目中兒媳婦的條件,所以,馬玉梅便可勁兒地撮合楊初淺和秦煒晟。

奈何,秦煒晟的本事太大,一次次的撮合,總是被秦煒晟輕而易舉地給化解瞭,就在她愁眉莫展的時候,軒轅墨找上門瞭。

軒轅墨告訴她和楊初淺,隻要她們乖乖聽他地話,他會讓她們得償所願。

軒轅墨並沒有以真面目示人,整個戴著一副超大的墨鏡,連對方長什麼樣子,自己都不知道,馬玉梅和楊初淺怎麼可能相信他的話?

為瞭讓馬玉梅和楊初淺信服自己,於是,軒轅墨獻上瞭慈善拍賣會那晚小休息室的那一幕,以示真誠,同時,也是向馬玉梅和楊初淺展示自己的實力。

小休息的事情一過,馬玉梅和楊初淺果然對軒轅墨從此不再懷疑,三人就此達成合作協議。

就這樣,沒多久,秦煒晟就收到楊初淺給他拋來的橄欖枝,跟她約會六次,如果六次約會下來,他還是不能對她產生感情的話,那麼她便死心瞭。

秦煒晟當時一句話就直接把楊初淺給堵回去瞭,“別說是六次,就是六十年,我也不可能看上你。”

那時候,頗受打擊的楊初淺淚腺就像忘瞭關閘的水壩一樣,眼淚“嘩啦啦”地往下掉,不死心地繼續勸說:“就六次約會,既能讓我死心,從此不再糾纏於你,說不定,還能幫你考驗考驗一下你的婚姻,這不是兩全其美的法子麼?”

“我和我妻子的婚姻,壓根兒就不需要什麼狗屁考驗。”說實話,雖說這話說得確實不夠文雅,但是,秦煒晟當時說這話的時候,還真是tnnd的帥!

稍頓之後,秦煒晟的眼睛就像打量什麼似的,在楊初淺身上上下這麼一掃,又繼續說道,“就你這樣的,還需要六次約會才能讓你死心?”

他眼神裡的鄙夷冷然,讓楊初淺心頭大駭,生怕他會說出什麼讓自己剜心的話來,幸好這時,馬玉梅插話進來瞭,她以從未有過的認真姿態表示,隻要秦煒晟願意答應和楊初淺約會六次,哪怕最後的結果,他依舊沒有看上楊初淺,那麼,她馬玉梅從此以後再不幹涉他的婚姻生活。

不得不說,馬玉梅這話,真的把秦煒晟給吸引瞭。

他並不擔心馬玉梅真的能將他的婚姻給破壞掉,但是,自己的母親,成天到晚、想方設法的想撮合他跟另一個女人約會,還可勁兒地折騰這個,折騰那個,講真,這些事情真的挺讓人鬧心的,如果約會這六次,就能把這個問題徹底解決,從此一勞永逸,秦煒晟怎能不心動?

瞄到秦煒晟心動瞭,馬玉梅又趕緊趁熱打鐵,連合同準備好瞭,“口說無憑,我願意跟你立字據為憑。”

她太過認真,太過積極的態度,讓秦煒晟終於感覺到一點兒不對頭,可一番細想下來,也沒有想出個所以然來。

“我難得這麼想開一次,你要是不答應孔行,以後,我可就更加光明正大地插手你的婚姻瞭。”馬玉梅理直氣壯地對他耍無賴。

就這樣,在馬玉梅的無賴威脅之下,還有秦煒晟過於自信的情況下,(雖然想不出馬玉梅忽然為什麼會這麼積極的原因,但他認為,自己的智商肯定在母親之上,就算她真的在玩什麼貓膩,秦煒晟相信自己也一定能第一時間把貓膩破解,然而,經歷過昨晚的事情之後,秦煒晟才知道,自己輕敵瞭……)他就這樣和馬玉梅、楊初淺達成協議,答應和楊初淺進行為期六次的約會。

“哦,剛才一直給忘瞭,”等到協議達成之後,馬玉梅才慢條斯理兒的說道。

秦煒晟腦門上青筋頓顯,“你又想做什麼?”

如果馬玉梅此時提出任何過分的要求或是條件來,秦煒晟絕對當場就撕瞭他們剛剛簽下的協議。

還好,馬玉梅提出的條件,並不算太過分……

過期總裁,前妻有喜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