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草社交app怎么样

  

秦堪的車子造好瞭,陳太忠駕駛回來,秦堪和蘇麗義圍著看瞭很久,又在裡面坐瞭一會。

不錯,做工十分到位。

工匠們真的費瞭不少的功夫,在人間,很難看到這樣的車子。

精美絕倫。

蘇麗義非常喜歡。

車子造好瞭,秦堪他們一天也不準備停留,他們向黃莽城進發。

這裡離黃莽城有兩三千裡,馬車雖然是三匹馬的,但是,一天也隻能跑一兩百裡,跑久瞭,沒有吃草料的時間。

也許是秦堪他們的車子造得十分的打眼,才走瞭兩天,他們後面就跟上瞭尾巴。

秦堪很是惱火,每天殺人,秦堪真的不喜歡。雖然,每次殺人之後都可以拿到不少的晶石,但是,用這種辦法賺晶石,秦堪覺得很沒意思。

但是,不殺人又不行,秦堪所殺的人中,沒有一個是他願意殺的,都是來殺秦堪的。不殺他們,他們就要殺秦堪。

後面跟上來的兩個,又是來找死的。

不過,也許是沒把握,他們遲遲沒有動手,直到第四天,秦堪忍不住瞭,跳下車,問:“你們跟瞭兩天瞭,為什麼還不動手?”

這群人一看秦堪,原來是一個遊仙五級的主,笑瞭。

本來,他們並不想總跟在後面,是因為他們發現駕車的人隻是一個三級遊仙。駕這樣豪華的車子的人,按理至少也是九級遊仙,一個三級遊仙,真的令人費解。

除非一種情況,那就是車內的主人級別很高,他根本不需要駕車的人的保護,才敢坐這樣的車。

所以,他們跟瞭兩天沒敢動手。

現在出來的是一個五級遊仙,他們笑瞭。

真是作死的節奏,你一個五級遊仙,駕這麼好的車子出來,真的是自己找死瞭。

“報上名來,你們是什麼人,到哪裡去,今後,我們回憶起來今天,至少會記得一次你們。”搶劫犯說話很陰損。

“問題是,告訴你們也沒意思,要死的人,知道我的名字,等你死瞭,喝瞭孟婆湯,你又忘記瞭,閻王問你是怎麼死的,你還是答不出來。不過,我還是告訴你,免得你們死不瞑目。我是秦堪,知道我的名字吧?”秦堪也囉囉嗦嗦說瞭一大堆。

“秦堪?你就是秦堪?”劫匪說,“就是一人敵一城的秦堪?”

秦堪笑瞭笑,說:“你們還不算很孤陋寡聞,至少知道我的名字。”

劫匪趕緊說:“我們瞎瞭眼,弄錯瞭,弄錯瞭,我們怎麼會搶劫秦堪呢?”

秦堪說:“搶也沒關系,你們沒有弄錯,我身上確實有不少的晶石,要搶,就快點。”

劫匪說:“不不,我們絕對不搶您的,我們這就走。”

秦堪說:“現在要走?”

劫匪說:“我們不搶您的還不行嗎?我們這就走。”

秦堪哈哈一笑,“把儲物袋放下,再向我們磕頭謝罪,再問問我的妻子同不同意。”

劫匪轉身就逃。

秦堪冷冷一笑,說:“我讓你逃,看你逃到天邊!”

兩個劫匪猛跑,跑瞭好一陣,不見秦堪追來,才松瞭一口氣。

誰知,眼見還在兩裡之外的秦堪,怎麼?眨眼之間,他就到瞭眼前。

秦堪兩隻手,一手一個,抓在手裡,一眨眼,又回到瞭馬車旁。

“我把你們放瞭,還敢跑?剛才,我沒有一刀砍瞭你們,是因為我今天心情還不是很壞。自己動手把儲物袋解下來。”秦堪站在一丈開外,冷冷地笑著。

兩個劫匪隻好乖乖地解開儲物袋,秦堪也不管裡面裝瞭些什麼,看也沒多看,就裝進瞭自己的儲物袋。

“哭喪著這個臉幹什麼?回去慶祝三天!你們是該殺的人中,第一次沒有被殺死的,你們說,該不該慶祝?”秦堪說。

“是是。”

兩個劫匪連連點頭,他們也聽說瞭秦堪的威名,青石城幾十個人被秦堪殺瞭,其中還有兩個靈仙也死在秦堪的刀下。

又重新上路,陳太忠忍不住問:“剛才你的步伐太神奇瞭,一步可以走一裡路,離這麼遠,兩步就到瞭。”

秦堪說:“這叫縮地成寸。”

陳太忠說:“聽這個名字就很牛鼻,這功夫難學嗎?”

秦堪說:“我也不知道難不難,我學縮地成寸,兩層,很快就會瞭,但是,第三層,我不能開步,一開步,就摔一個跟頭。我教別人,一層也不能開步。”

陳太忠說:“你教我試試。可以嗎?”

秦堪說:“等看到前面水草肥美的地方停下來,讓馬兒吃一會草,我教你練練。”

陳太忠說:“前面就有很肥美的水草,請你教我試一試。”

來到前方,果然,這裡有一條小河,河岸上,嫩嫩的青草,馬兒打瞭一個響鼻。

停下車來,秦堪和陳太忠都跳下馬車。

秦堪講瞭一會要領,從第一層開始,也就是一步走十米的最低層次講解起。

秦堪示范瞭三次,陳太忠和蘇麗義都在旁看著,等陳太忠模仿著走時,一個跟頭一個跟頭連摔瞭四個跟頭。

不行。秦堪又從頭教起。陳太忠又摔瞭七八個跟頭,別說第二層,第一層都沒有辦法學會。

被摔得鼻青臉腫之後,陳太忠放棄瞭,說:“這不是一般人能夠練成的,這本事,我是一輩子也無緣。”

秦堪也很奇怪,怎麼回事?自己真的不覺得難啊,為什麼陳太忠練得這樣辛苦?

“蘇麗義,你說,是不是我的教法有問題?”秦堪說。

“你的教法並沒有問題,是這門本領真的難學,我也學不會。這就是說,不同的功法適合不同的人學。你會這門本事,人傢會那門本事,就是這個道理。”蘇麗義說。

“蘇麗義,你也試過縮地成寸?”秦堪說。

“我隻會第一層。”蘇麗義說,“第二層,我提不起步伐。”

“那是因為你的身體不行,等你的身體好瞭之後,你就會瞭,這個步伐,很耗真氣和靈氣的。”秦堪說。

蘇麗義搖瞭搖頭,說:“不完全是這樣,就如你的寒冰咒沒我的厲害是一樣的,各人的能力都是有不同的。縮地成寸,正好適合於你的功法。”

秦堪也贊成這個觀點。

都市小農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