荔枝app直播

  

但是也不乏陛下有別的想法,譬如為瞭避諱與太上皇之間的關系再次決裂,所以將這個燙手的山芋丟個玄世璟......年紀雖說是玄世璟的不足,但也是他的優勢所在......

但是無論是何種情況,受益的,都是玄世璟。

聽到這道旨意,玄世璟自己也是雲裡霧裡,前面那洋洋灑灑的一大篇,說的應該就是,你很優秀,平日裡的政績作為也不錯,朕很看好你,讓你開個堂口......雲雲。

玄世璟也知道,這道旨意意味著什麼,開府的權利.......這是皇子王爺才能擁有的權利,而李二陛下現在讓自己開府,到底是個什麼意思?難不成是要自己去招募人手,對付李元景?

據說昨日裡李二陛下去瞭大安宮,回來之後便一個人呆在太極殿,思索良久......

如今整這麼一出兒,怕是與太上皇李淵,也多多少少的有些聯系吧。

“陛下。”魏征拱手出列,先是向李二陛下行瞭一禮,隨後說道:“陛下,東山侯年不過十四,爵不過國候,開府之權,向來為就藩皇子及封地皇室之權,如今陛下特允東山侯行開府之權,於禮法不合,望陛下收回成命。”

“輔機,你怎麼看?”李二陛下將目光落在長孫無忌的身上。

長孫無忌出列之後拱手說道:“陛下,臣以為,魏大人所言有理......”

“哦?輔機也覺得,魏卿說的有道理?”李二陛下瞇著眼睛,似笑非笑的看著長孫無忌。

“這......”長孫無忌接觸到李二陛下的目光,心中有些搖擺不定。

“陛下。”若是魏征的出列在眾人眼裡算是稀松平常,那李績的出頭,便讓人有些看不透瞭。

這老狐貍不就早就不攙和朝堂裡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瞭嘛?

“英國公有何話要說?”李二陛下看向李績。

“陛下,臣以為,玄侯開府,並無不妥。”李績的一句話,更是讓整個朝堂炸開瞭鍋。

這英國公今日是怎麼瞭?為何會冒天下之大不韙去支持一個小輩?難不成這裡面還有什麼玄機不成?

“說來聽聽。”李二陛下說道。

“陛下可還記得已故晉國烈武公玄氏明德?”李績微微低著頭,讓人看不清楚臉上的表情。

“朕當然記得。”李二陛下的一句回答,甚是肯定。

“其實若說開府之權,早在大唐定鼎之時,太上皇和陛下便已經給瞭晉國公府上瞭,如今晉國公仙逝多年,這權利,也該由東山侯爺繼承下來瞭。”李績說道:“眾所周知,我大唐爵位,子承父爵,當年晉國公仙逝追封為國公,按理說來,東山侯應該是承襲為晉國公的......而陛下當年卻僅僅封瞭玄世璟一侯爺,而玄侯晉位,也不過是年前幾個月。”

“太上皇和陛下何時賜給晉國公開府之權瞭?”魏征問道。

李績笑瞭笑:“魏大人莫非忘瞭二賢莊瞭?”

經過李績這麼一提醒,魏征記瞭起來,若說這二賢莊的存在,對於侯府來說,卻是如同開府一般,隻不過是沒有在朝廷中掛上公職罷瞭,但是侯府手底下的二賢莊裡面的人,也著實厲害,十年前長安城的那一場騷動,不就是出自二賢莊的手筆嗎?

也難怪陛下當年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瞭,當初玄世璟遭人暗算,二賢莊攪動長安,不過是為瞭主子討個公道罷瞭,嚴格來說,二賢莊這種性質的存在,已經算得上是侯府在山西開府瞭。

也就是說當年晉國公玄明德,表面上雖無開府之名,但是實際上卻有瞭開府之權。

玄世璟一出生便註定要成為二賢莊的新主,便是繼承瞭玄明德手中的權利,若是再承襲瞭晉國公這一爵位,一時間便會更是風頭無兩,怕是要遭朝中人惦記的,所以李二陛下給瞭玄世璟一個不三不四的稱號,便是宣威侯,後來玄世璟再次回到長安,這才正式的給瞭封地,正瞭名。

如今這一道旨意,明顯是李二陛下要給玄世璟手下的二賢莊正名瞭。

開瞭府,那在二賢莊的那些人便可以名正言順的在長安,光明正大的在玄世璟手底下瞭。

當然,給玄世璟開府之權正名自然也有一點兒李二陛下的私心在裡頭,從荊王李元景謀反一事來看,玄世璟手底下的人能夠輕而易舉的滲入荊州,打探到李元景的一舉一動,消息之細致比之朝廷的暗探有過之而無不及,這讓李二陛下心中有些拿捏不定瞭,給瞭玄世璟開府的權利,到時候二賢莊的良才必定傾巢而出前往長安,輔助玄世璟,這樣一來,將這些人放在長安城內李二陛下的眼皮子底下,總比遠在山西要強的多。

至少,李二陛下能夠將這股勢力做到為我所用,至於日後玄世璟這開府的權利膨脹,李二陛下到時候再適當的拿捏便是。

年後,還有荊王謀反一事需要玄世璟去處理,自從昨日李二陛下在大安宮看到太上皇李淵病重之後,回來思索瞭良久,雖說李元景不能放過,但是此事不宜由李二陛下親自出手處置,若是如此,恐怕太上皇心裡,便又會添上一個疙瘩,現在太上皇的身子已經那樣兒瞭,全由太醫用珍貴藥材吊著一口氣,萬一受點兒刺激,恐怕李二陛下不孝的千古罵名的這口大黑鍋,是跑不掉瞭,雖然在這方面李二陛下現在背上已經是一片灰瞭......

還有一事便是襲爵的規矩瞭,若是子孫後代無功勞政績,這爵位是要一級一級的削減下去的,比如,當年玄世璟剛剛出生,碌碌無為,這公爺的位子削減一級,自然就變成瞭侯爺,若是日後玄世璟的兒子也是平庸無奇,那到瞭他頭上的爵位,便會成瞭郡伯......

當然,這不是定死瞭的規矩,前途,都是需要拼搏出來的。

李績的一番話,讓魏征一時半會兒還真想不出該如何反駁,當年玄明德還沒死的時候,魏征是在息太子建成手底下的,若是就著李績說的這個由頭繼續與之糾纏下去,恐怕也是白費力氣而已......

陛下的這道旨意已經下瞭,有李績支持,長孫無忌的搖擺不定,這二人的態度,加上陛下的態度,順帶著程咬金、李孝恭還有秦叔寶等人一定會偏向東山侯,這事兒也是個八九不離十瞭。

魏征人雖說直,但是卻不傻,為何長孫無忌和李績的態度會如此,恐怕這背後,定是有什麼門道的。(。)

大唐第一少